[偷淫人妻]-淫荡人妻 
首页  »  淫荡人妻  »  [偷淫人妻]
[偷淫人妻]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10.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偷淫人妻
 
  
 排版:美眉杀手
 字数:4454
 

  阿飞是我的同事,也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虽然,他是我单位的临时工,进 来才两年多一点,分在我管辖的部门工作,但是,我和却一见如故,丝毫没有上 级和下级隔阂,即使如此,他还是非常的尊重我,特别是在单位里他是绝对的配 合我的工作,私下里我们却是兄弟,我觉得这样也挺好,更有利于工作。
 
  前年他娶了一个漂亮的媳妇,姓吴叫海燕。
 
  今年才二十五岁。
 
  漂亮的脸蛋加上苗条的身段和丰满的乳房,不论走到哪里,都能惹得众多男 人火辣辣的眼光。
 
  只可惜听别人说,海燕以前被以前的男朋友带到南方坐过台,在一块同居了 六七年,后来那个男人找了个比她还年轻的女人,就把她给甩了,挣了一包子钱 的她回到了家,就和阿飞搞到了一块,阿飞很在乎她,一是迷恋她的美色,二是 贪图她的钱财,根本就不计较她以前的事了,却总以她的妻子的漂亮为自豪。 
  由于我和阿飞是好朋友,在他们结婚的那天,我忙前忙后的为他们张罗,从 出租车到酒席都是我一手安排的,简直比他的父母还要贴心,作为他上级的我, 能如此的对待他们,他们除了受宠若惊之外,余下的就是万分的感激了,在他们 结婚的新房里从头待尾就是三天,不免总与新娘子打交道,所以我和海燕也就熟 悉起来了,偶尔还开两句玩笑。
 
  谁也没有料到,一年后,漂亮的新娘子会上了我的床,被我肏了屄。
 
  其实,事情的起因完全是一种巧合,当我想把这篇隐私公布天下的时候,就 是希望广大的淫民朋友们,不要放弃你身边任何的机会,「十个女人九个肯,就 怕男人嘴不紧。」
 
  这是古人的总结,证明了女人和男人是一样的,是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 
  有性有爱的生物。
 
  只要你稍微的一点点的付出,就会有你意想不到的收获,下面就是我和女主 人翁的故事。
 
  有一次,单位需要更换保安部的一批保安服,领导决定让分管保安的我,去 南京出差,临走的头一天我在阿飞家喝酒,就把我要带车去南京的事告诉了海燕, 谁知她一听就非常的高兴,说南京她还没有去过,硬要和我一块到南京玩,我斜 眼瞄了下阿飞的表情,谁知他也是一种期盼的表情在等我点头,他一直把我当成 是他的兄长,最信赖的上级,绝对是相信我的,我当然不会拒绝了,带着这么一 个美人在身边,我相信只要是正常的男人,看到海燕的模样,他的下身一定会有 种异样的感觉,当然也包括我在内了。
 
  临出发了,阿飞把海燕送到我的车前,再三的嘱咐我好好的照顾他老婆,谁 知我这一照顾却把他漂亮的老婆照顾进自己的怀抱里,成了我的胯下之物。 
  我们的车子出发了,从我们那里到南京坐火车要八个多小时,就是我们现在 的桑塔那轿车再快也要六七个小时,一路上加上司机就我们三个人,海燕是一个 还没有生育的年轻艳丽少妇,早在灯红酒绿中锻炼过的她性格爽朗,谈吐大方得 体。
 
  一路上全赖她的存在,才使平淡的旅途有了生气,连开车的老师傅都不安份 地在反光镜里偷看她,为了我们的完全,我生气地把反光镜扳到一旁,他才不好 意思的规矩了,我俩就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她得离我很近,虽然我若无其事的望 向车外,可闻到一阵芬芳的体香,令人迷醉的香气。
 
  我有点冲动,恨不得就环腰一抱,将她搂入怀中狂吻。
 
  可理智告诉我那是朋友的老婆啊!在我思绪混乱之际,忽然在快到芜湖的路 上,路上塞满了车,像是前面发生了车祸,正好坐了半天车的我有点累了,也想 活动活动到前面去看看发生了什么,海燕也非要和我一块去,我就答应了,走着 走着,淡淡的血腥味使她本能地靠近我拽着我的手臂。
 
  我婪烂地闻着她的体香,脑子里充满了占有她的意念,当我们走到最前面的 时候,一个血乎乎的男人,倒在一辆卡车的车轮下,眼前恐怖的镜头,吓得她扑 向我,我就势把她的腰搂了过来,她脸色绯红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因为我搂的 她不好意思的反应,她不敢看地下吓人的景象,而是看着我,我紧紧地注视着她, 看着她那撩人的模样,我搂着她的腰更加用力了,她没有反抗。
 
  回到车上后,我们都没有说话,她好象还沉静在刚才的恐怖之中,我却在回 味着刚才那一瞬间的快感,虽然她是我下属加朋友的老婆。
 
  一路少语,到了傍晚时分,我们才到了南京,我们下榻在服装公司早就安排 好的招待所里,,司机和我被安排在标准间在十楼,海燕被安排了单间在七楼, 晚上公司安排了饭,因为要喝酒,不胜酒力的司机只吃了点菜,就早早的回房间 休息去了,海燕却殷勤地替我挡酒弄的陪吃的主人们羡慕不已,还把她当成是我 的红颜知己,我们相视一笑,并没有解释什么,更没有必要去解释什么,就这样 她一直陪我把饭吃完,在电梯上大家默不作声,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麽,心里却泛 起一丝丝歪念。
 
  送到了她房间门口。
 
  海燕笑着说道:「进来坐会吧!」
 
  我凝望着她迷人的小嘴,不由自主的跟了进去,坐在沙发上,她坐在另一边, 无袖的迷你连衣裙很短,两条雪白的大腿很令我冲动。
 
  她没有说话,我也不知说什么好。
 
  面对着这个心目的女神,竟然不懂说话,她的微笑实在太吸引了。
 
  紧张的情绪令我心神不宁,说话也不清楚了。
 
  秀色可餐的她实在太迷人了,她的唇,我最喜欢是她俏红唇,还有那无袖连 衣裙里一对呼之欲出的丰满乳房。
 
  其实,面对朋友的老婆,监守自盗是最卑鄙的,但我偏偏对她立了歪心,因 为她确实足予令所有男人神魂颠倒。
 
  本来我和她就很随便,非常大方的她渐渐地使气氛轻松起来,我们的紧张情 绪一一消除,接着就有说有笑了。
 
  我的双眼一刻也没有离开她的身体,面对着衣冠整齐的海燕,我已经想入非 非了,我甚至幻想到她一丝不挂的样子。
 
  「南京这地方不错,明天你准备去哪?我让司机送你,」打破僵局的我说话 很没新意,她微笑看着我,我却有点儿不知所措。
 
  「小燕!(我是随她老公叫的)」「说吧!」
 
  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
 
  「小燕!」
 
  我真没用,我就像一个傻子,只知道叫她的名。
 
  她柔情的看着我,拍拍沙发示意我坐过去,借着酒劲,再加上有了下午的那 一段经历,我的胆子就无形中大了不少,人们说「酒是英雄、色是胆!」
 
  于是我几乎失控了。
 
  我坐在她的身边,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即管说吧!」
 
  她的表现比我还要平静。
 
  「你真美!」
 
  找冒着给她刮一巴掌的风险说道:「我很喜欢你,小燕!」
 
  然而她并没有怒意,只是垂下头。
 
  我发觉她有点脸红,毕竟我是她老公的朋友啊!这时候的她可能也不知道怎 么回答我了,但却没有拒绝,我大着胆子扑过去搂住他,她居然就范了,我紧张 得颤抖,虽然她是朋友的老婆,酒色情欲已经掩盖了一切。
 
  我轻轻托起她的香腮,看着那微闭的朱唇,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把双唇轻轻 的覆蓋在那诱人的红唇上,我吻了一下,她只是略微挣脱了两下也就闭上了她的 眼睛,我激动不已先用舌头舔湿她双唇,然后舌尖轻轻的撬开它们。
 
  当我将舌头伸进她的嘴中时,他不禁的发出声音,我可以感觉她微微的顫抖 着,于是我进一步的用我的舌尖慢慢的舔弄着她的舌头。
 
  她的喘气声更大声了,很快的我们俩的舌头就纠缠在一起了,她顺从地倒在 我的怀里,我俩都沉浸在兴奋与欢乐之中我貪婪的吸吮的着她的香舌,另一方面 我的下面逐渐的变硬起来了。
 
  这时我的手已开始不由自主地去摸她的酥胸,在完全没有遭到抗拒之下,我 迅速地摸捏到海燕那对丰满的乳房。
 
  薄纱之下是那么饱满和尖挺,比我想像中还要完美。
 
  我得寸进尺,又伸手摸向她的私处。
 
  她轻轻一颤,整个身子软在我的怀里。
 
  我知道此刻她已经动情了,于是撩起她的裙子。
 
  把手探入她的内裤里。
 
  我所触摸到的是一片滑滑的皮肤上只有几根毛发,原来她和我老婆是绝然不 同的另一品种。
 
  我好奇地拉下她的内裤,见她不像我老婆那样黑油油的一片,连应该有的肉 缝也遮敝了要拨草才可看到她的阴道口。
 
  而眼前的她,只阴户上稀稀的几根阴毛,其余的地方寸草不生,只要稍微的 张开腿就,就可以看见里面所有的配件。
 
  这时我的理智已经完全被洪水般的狂情淹没了,根本就故不到她是谁的老婆 了,迅速把她放到沙发上,轻轻地摸着她的阴户,轻拽着她的稀少的阴毛,轻揉 着她的阴蒂,把她弄得浑身乱颤,我迫不及待地把她抱了起来,双双倒在床上。 
  我解下她的衣裙,望着光溜溜的有些羞涩的她,我早已等不及了,我也迅速 地脱光我的衣服,爬到她的身上开始动作起来,一边亲吻着她,一边抚摸她的全 身,后来又把手指伸入她的屄洞里,她的阴毛、阴唇、阴蒂、阴道口都叫我摸个 够,把她弄得来回翻滚,淫水早已源源不断地流出。
 
  我见火候已到,挺枪而上,把坚硬的鸡巴直接插入她的阴道里,她低哼一声 「哎呀!」
 
  ,在眉梢眼角中,我感觉她是有一份充实感,和强烈的满足感。
 
  我用力向前一送,她的小嘴一张。
 
  低弱的呻叫声声动人魂魄,我闲歇性地吻着她的小嘴唇, 下面却不停来回 抽动着,没有生育过的阴道,紧紧包裹着我的鸡巴,我感觉到她的阴道里有一块 软软的东西在摩擦着我的龟头,只听见喘息声呻吟声肏屄声混在一起,响成一片, 交织成一曲美妙的音乐。
 
  我反复地深深地插着她的骚屄,直到我俩在默默无语中,都达到高潮,她没 有拒绝我把精液射入她的阴道里。
 
  我累得滚了下来,深深地喘着粗气尴尬的望着她说:「对不起!小燕,酒喝 多了,」她轻打了我一下嗔嗔地说:「嗯?你真坏?兄弟的老婆你都敢搞,把人 家搞了还在找借口,搞是搞了,不过阿飞在你手下,你可要好好的照顾他哦!」 
  「一定!一定!」
 
  我不住的点头,并淫荡的说:「小艳!你刚才满意吗?」
 
  她小嘴一翘,淡淡一笑:「你的鸡巴比阿飞粗大!弄得我爽爽的。」
 
  「你的屄也比我老婆的屄紧,好美好爽呀!」
 
  俩人哈哈大笑。
 
  稍稍的休息片刻,我再一次翻身上马,拔枪又刺,我俩又战在一起,又一次 巫山云雨。
 
  我边肏边说:「我的玩意儿比阿飞的强吧!」
 
  她只是羞答地说:「你可坏死了,人家说朋友妻不可欺,你可好,出来的第 一天你就把我把搞了,我俩可都对不起阿飞呀!」
 
  我说:「管不了那些了,谁让你长得这么好看呢?现在就是天王老子的老婆 我也要肏她一肏,你这个小骚屄…」就是一夜我们连续干了两次,为了不引起司 机的怀疑,那晚我没有在她那里留宿,搞好就回房间了。
 
  在南京的三天,我天天晚上都要享受一下阿飞那漂亮妻子——吴海燕的骚屄, 那三天的经历叫我难忘终生。
 
  办完了事,我们再难舍难分还是要回家的,在回去的路上,我开始后悔起来, 她毕竟的我朋友的老婆啊,在良心的深处,我感到有一股深深的内疚,特别是到 了家后,阿飞已经准备了丰盛的晚餐,还叫了我老婆和儿子在等着我们,当看见 阿飞的那刻起,那种难言的愧疚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海燕还眉飞色舞地对阿 飞讲,说这次在南京我是怎么怎么的照顾她,弄得阿飞还恭恭敬敬的敬了我一杯, 感谢我对他老婆的照顾。
 
  我说没什么,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哪里知道我是怎么「照顾」他老婆的, 背着把她那漂亮的老婆给上了。
 
  不过从那天起,一直到今天,我再也没有碰过海燕,她也没有找过我,我们 还是像以前一样,保持了朋友间的距离,只是对我老婆更亲热了点,总是「嫂子! 嫂子!」的叫个不停,仿佛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而我却把在南京所 经历的一切,当成了人生道路上的一个插曲;一种美好的回忆……
 
                【完】
 
[ 本帖最后由 美眉杀手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tim118金币 +10回复过百,奖励!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