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42-43)作者:p474400487-武侠情色 
首页  »  武侠情色  »  [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42-43)作者:p474400487
[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42-43)作者:p474400487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02.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3628
 

              42命中的相遇
 
  半个小时后,公园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样貌娇媚惊人,美艳绝伦的周欣欣, 坐在石凳上,挺直娇体,眼睛红肿满脸泪痕,半眯着泪水汪汪的眼睛,眼神幸福 羞涩,秀发有些凌乱,晶莹的娇手,轻抱罗毅战的腰间,头颅微微仰起,方便他 乱吻脖子,挺胸迎合他的揉搓,同时传递而来阵阵的酥痒,让她情不自禁,张开 微微红肿的樱唇,吐气如兰发出悦耳诱人的娇吟:「唔,唔……啊……不要捏, 痛,唔,唔……」内心却无比幸福道:主人,我好开心,好幸福,你终于肯碰我 了……
 
  罗毅战闻然,松开手中轻捏着硬中带软的坚挺樱桃,他此时内心兴奋激动又 无比幸福,他清楚感受到大手伸进周欣欣的衣服内,拉起她的胸罩,覆盖饱满柔 软嫩滑的圣峰,又嫩又大,又软又滑,坚挺富有弹性手感极好……亲密无间的揉 搓着,他清楚感受到,周欣欣修长脖子,肌肤的娇嫩,香甜,越吻越舔,他越发 难以自拔……口中阵阵的香甜,他无比贪婪的吞咽着,并且呼吸急促,陶醉的深 呼吸每一口周欣欣散发的诱人体香,同时内心无比激动兴奋道: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我现在不是做梦,我真的在吃校花,被评为最娇媚大学校花的周欣欣 奶子……啊……好香,好甜……而且她的奶子又大又软,摸起来好舒服……哈哈 哈,刚才我还操了她的逼,有血的,她也是第一次,她是处女,哈哈哈,不行了, 我实在太幸福了……校花是我的。
 
  「唔唔……唔……啊……不要,嗯……不要在这里,嗯,嗯,会被人发现的, 啊……痛,轻点,嗯嗯……」头颅微微仰起,脸色红润,娇媚迷人的周欣欣,原 本半眯着眼睛,内心愉悦幸福享受罗毅战的揉搓乳房,乱吻乱舔脖子,下一秒, 突然,在她没有反应过来时,她的衣服被罗毅战快速拉起,然后在她反应过来时, 她就清楚感觉,一边的乳头被温湿的口腔包裹,并且传来一阵阵的吸吮力,那一 刻传来的酥麻感,更是让她脑海一片空白,情不自禁的发出诱人的呻吟,不过下 一秒她就回过神来,她看着四周的树木,知道身在公园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 当即就边娇吟边道,可是却引起罗毅战更大的刺激,忍不住就加大力度吸吮起来, 顿时,她就一声痛呼,并娇吟道……
 
  「清香,乳香,甘甜,娇嫩可口。」罗毅战清晰无比的感受到,口中的坚挺 樱桃,散发的清香与乳香,充满整个口腔,口中唾液沾染过都带着淡淡的清香与 乳香,而且樱桃娇嫩,可口口感也是无比的清晰,他贪婪的吞咽每一口的甘甜香 唾液。
 
  几个呼吸后,罗毅战感觉阳具发硬的疼痛,吐出口中的樱桃,就将周欣欣按 倒,他眼睛通红炽热,欲火焚身的,一手拉起她的裙子,就想趴在在她身上。 
  可是就在这时,周欣欣满脸疼痛,脸色发白,眼睛泪水汪汪,眼神有些惊恐 的看着罗毅战,痛呼一声道:「啊。好痛……不要。呜呜……」说完要哭了出来, 不是她故意现在才说,而是罗毅战的动作好快,等她反应过来时,秘处传来一阵 剧烈的疼痛,当时她就痛呼惊叫出来……
 
  罗毅战闻然,吓了一跳,瞬间恢复清醒,立刻停止所有动作,看见周欣欣满 脸疼痛,眉头紧皱,眼睛泪水汪汪,流着泪,眼神有着惊恐之色,脸色发白…… 
  衣服被拉起,肌肤赛雪,饱满的圣峰暴露无遗,一边樱桃坚挺粉嫩,一边樱 桃坚挺殷红湿润发亮,裙子被拉起,修长性感的美腿完全呈现在眼前,被白色内 裤包裹的秘处,内裤上有些一滩刺眼的湿润的处女血,这一刻的周欣欣既娇弱楚 楚可怜让人怜惜,同时更多的却是无穷无尽,引人犯罪,血脉沸腾的极度诱惑… …
 
  「呜呜。不要,呜呜……好痛,呜呜,战,我不想做,呜呜……」周欣欣的 痛哭声,让罗毅战明白现在不是做这个的时候,他深呼吸一口气,强忍着发硬得 疼痛的阳具,欲火焚身,血脉沸腾的难受,温声道:「好好,欣欣你不要哭,我 不做就是……」
 
  扶起周欣欣,帮她整理好衣服后,坐在她身旁紧紧抱着她,心痛的道歉,安 慰着,而周欣欣这时,痛哭着,紧抱他的身体,埋头他的胸膛哭泣不已…… 
  ……
 
  另一边,教师宿舍的其中一间房间,施洁儿因为凌战的突然到来,忍不住悲 痛不已的紧抱他将凌峰威逼的事情丝毫没有保留的全部坦白说出后,接着当凌战 阳具秘处结为一体时,她疯了,她无比的主动,她想要融化凌战,两人真正成为 一体般,理所当然她就请假了……
 
  可惜,凌战虽然异界和魅姬极度缠绵的记忆被封,但是那段时间的疯狂欢好, 魅姬的不停输送灵力,也让他这具平凡的身躯更加的强壮,因此他性爱的时间更 加长,耐力更好,体力也更好,所以施洁儿的疯狂,让她品尝到比以前更加难忘 的性爱,以前的三次连续高潮,这次更是来了一个四次的高潮迭起……
 
  这时房间内,样貌娇艳秀丽的施洁儿眼睛红肿,眼珠往上泛白,眼神失神呆 滞,脸色潮红不已,秀发凌乱不堪,额头布满汗水,眉头紧皱,满脸泪痕陶醉, 樱唇红肿,半张着,嘴角流着唾液,平躺在床上,娇手无力放在床上,修长的美 腿,垂直大大分开,呼吸急促娇喘,饱满的坚挺柔软圣峰快速起伏,樱桃坚挺通 红,湿润发亮,幽黑浓密的芳草湿漉漉,秘处通红红肿,撑开一个粗大的洞口, 流着淫水与精液的混合液体,滴落在床上,粉色的娇体,全身瘫软无力,一动不 动的躺在床上……
 
  而这时大床不停的震动着,「哦哦,哦哦哦……好舒服,哦哦,好爽。哦哦,」 
  的诱人淫叫声不停响起,只见施洁儿旁边,样貌清丽美艳的赵雪,脸色艳红, 秀发有些凌乱,仰着头,眼睛水汪汪,眼神迷离陶醉,娇手温柔抚摸压在娇体上 凌战的后背,性感的美腿竖立大大分开着,挺着胸,主动迎合配合凌战的,揉搓 乳房,吸吮乳头,抽插秘处,半张来微微红肿的樱唇,吐气如兰发出甜美的极度 诱人淫叫声,边陶醉享受,乳房被凌战揉搓,吸吮传来极度美妙的酥麻感,秘处 被粗大阳具抽插,传来酥麻,酥痒,充实得发涨,销魂还有无法用语言形容,让 人沉沦的极度美妙快感,而且眼睛时不时偷看一下旁边被玩坏的施洁儿,内心又 惊又期待,内心却道:凌战太厉害了,施洁儿竟然被他操成这个样子,啊,看她 的样子好像好舒服,又好像好难受,啊,我也想试试,但是我又好怕……怎么办 …
 
  …凌战会不会将我也操成那个样子,啊啊,好期待啊……
 
  「哦哦……老公,哦哦……好厉害,哦哦……啊啊,不行了,噢……」
 
  「噢噢,老公,噢噢噢……不要等一下,噢噢噢……我,啊,不行了,又要 来了,噢噢,啊……」
 
  「噢噢,凌战,噢噢,求你等一下,噢噢,好难受。噢噢……这样下去我会 被你,噢噢。操死的,噢噢……唔,啊……要死了……哦……」
 
  「呼呼,噢噢,求你不要再,噢噢,我真的受不了,噢噢,求你等等,噢噢, 我……啊……好热啊……哦……」
 
  赵雪脸色潮红不已,妩媚娇艳,秀发凌乱,眼睛水汪汪,眼珠有些往上泛白, 眼神陶醉又难受,眉头紧皱,额头全身汗珠,娇手无力抱着凌战身体,性感的美 腿抬起悬浮,大大分开,呼吸急促,娇喘不已,娇体僵直,红唇半张,流着唾液, 享受连续三次高潮,极度敏感美妙销魂的高潮余蕴。
 
  ……
 
  傍晚时分,凌战从宿舍出来,留下满脸泪痕,脸色艳红,全身赤裸,瘫软, 眼睛紧闭的施洁儿,和满脸满足幸福,全身赤裸,眼睛紧闭的赵雪……
 
  出了校园,刚好碰到一个样貌普通,肌肤有些黝黑的青年,扶着一名样貌娇 媚惊人,美艳绝伦,身材高挑性感,满脸幸福的少女,很自然的就有了对视,凌 战看着青年几眼,惊奇的发现他跟生前颇为相似,不过也就几眼就看向少女,在 与少女对视那一刻,他不由来睁大了眼睛……
 
  至于罗毅战看见眼前清秀的青年,觉得他样貌还不错,应该泡到不少女生, 不过现在他关心的是周欣欣,所以也对视几眼后,就要继续扶着她离开,可是当 他一动时发现周欣欣没有动,不由看着她,发现她此时竟然瞪大眼睛,不可思议 的看着眼前清秀的青年。
 
  下一秒,两人同一时间,情不自禁道:「凤奴!!」
 
  「凌战……」
 
  原来在凌战与周欣欣对视时,一阵奇妙的感应让他们察觉到对方,这种感觉 是心有灵犀,是互相深爱对方才能拥有的一种感觉……
 
  下一秒,周欣欣娇手用力挣脱扶着她的罗毅战大手……眼睛瞬间充满泪水, 流着泪,眼神惊喜,激动,就要冲向凌战,可是秘处的疼痛,让她脚步不稳,就 往前倒去,
 
  就在这时,凌战连忙上前一把紧抱着她的娇体,眼睛全是泪水,无法控制的 流着泪,激动问道:「你,你真的是我的凤奴吗……」
 
  可是没有听见周欣欣的立刻回答,不由来低头一看,发现此时了,满脸死灰 的苍白,悲痛欲绝,眼神生不如死,恐惧慌乱,眼中的泪水拼命的流着,满脸都 是泪痕,刚才秘处的剧烈疼痛,让她知道,她认错人了,而且就在刚才还异常主 动的配合他,跟他欢好,她清白之躯几乎被罗毅战都吻过舔舐过,已经不再干净 ……
 
  她抬头一看凌战,顿时,发出凄惨的痛哭声,娇手用尽全力紧抱凌战身体… 
  …生不如死痛哭道:「啊。啊……呜呜呜……啊……呜呜呜……我不要,呜 呜,为什么会这样,呜呜……啊。凌战我对不起你,呜呜……呜呜呜……」 
  一旁愣住的罗毅战这时终于回过神来,看见周欣欣与清秀青年紧紧拥抱痛哭, 内心不由来一阵无比强烈的不安,而且经过刚才的不算十分顺利的欢好,他早就 认定周欣欣是他女朋友,不,是老婆了,现在看见如此情况,他当时就无比暴怒, 喝道:「你干嘛。放手,欣欣是我女朋友……我数三声你还不放手,我就不客气 了……」
 
  凌战闻然,一脸难以置信,流着泪,看着罗毅战,难以相信问道:「什么, 她是你女朋友,呵呵,简直就是笑话,凤奴,岂会背叛我,而接受你……」 
  罗毅战闻然,更加暴怒,忍不住怒极反笑喝道:「哈哈,啊哈哈哈,你算什 么东西,我告诉你,我就在不久前才跟欣欣做过,我可是她第一个男人啊!!哈 哈哈……我警告你,你立刻放手不然,我真的不客气了!!」
 
  「啊啊……呜呜……呜呜呜,不要说了,啊,呜呜呜……凌战对不起,呜呜, 我看见他跟你生前,呜呜,好像,呜呜,他又说他之前被车撞到,呜呜呜,有些 事情不记得了,呜呜呜,我一直找不到你,所以我,呜呜,我就以为他是你,呜 呜,呜呜呜。凌战对不起,呜呜呜,我真的不知道……呜呜呜……你不要离开我, 呜呜呜,求求你,不要不要我,呜呜………」周欣欣听见罗毅战说出刚才跟他欢 好的话,顿时,内心更加生不如死,更加痛不欲生……同时更加害怕因此觉得她 不干净不要她……所以用力全力紧抱他的身体……
 
  「什么……竟然发生这种事情……呵呵,好,好,你小子看见我凤奴娇媚绝 色,竟敢欺骗她,并且还敢碰她,你胆子真不少呢……今日我不教训你,我还有 资格当凤奴的主人吗……凤奴听话,放开我,我一下带你离开这里,我们再慢慢 谈谈……」说完,就松开紧抱的娇体,而满脸铁青,眼神冰冷,无情,眼睛被泪 水掩盖,视线模糊的看着罗毅战……
 
  周欣欣闻然,却内心松开凌战,继续用尽全力的紧抱他的身体,无比痛苦的 痛哭道:「呜呜。呜呜,凌战,不要,呜呜……不关他的事,是我认错人了,呜 呜呜……你带我离开这里,呜呜……我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呜呜呜……」
 
  凌战见周欣欣如此凄惨痛哭说得,眼睛不由来冰冷的狠狠瞪了罗毅战一眼, 温声道:「好,我带你离开……不过凤奴你要听话,不要再哭了……」说完双手 捉住她娇弱的手臂。
 
  周欣欣感觉手臂被捉住,也就松开了手,任由凌战站在她身旁,一手搂着她 的腰……她悲痛万分的双手捂脸,靠着凌战身上,凄惨的痛哭恳求道:「呜呜… 
  …呜呜呜,对不起,呜呜……凌战求你不要,不要我,呜呜呜……呜呜…… 「
 
  就在凌战搂着周欣欣走出两步时,站在一旁听见她痛哭说出的话时,就已经 惊呆的罗毅战,终于回过神来,当即满脸狰狞,眼神通红,无法接受,怨恨看着 背对着他的凌战,想到梦中情人,不,应该说已经差点成为他老婆的梦中情人, 竟然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离开自己,内心无比暴怒恐惧道:不,不,周欣欣是我的, 校花是我的,她是我的老婆,我不能放手就这样看着她离开我……表面上,他已 经紧握拳头抬起,大声的暴怒道:「你放手,欣欣是我的女朋友……」说完就冲 向凌战。
 
  就在罗毅战要挥拳打向凌战后脑时,凌战眼神冰冷,杀意腾腾,松开搂着周 欣欣柳腰的手,猛然转身,就是用力的一脚,下一秒,时间仿佛停止一样,罗毅 战满脸疼痛狰狞,眉头紧皱成一团,眼睛瞬间痛得流出了泪水,抬起紧握拳头的 手,难以置信的低头一看刚好踢在他肚子上的腿……
 
  接着,时间仿佛又开始流逝,只见罗毅战被凌战用力一踢,将他踢飞半米, 倒在地上后,双手紧紧捂住肚子,整个人蜷成一团,满脸疼痛,眉头皱成一团, 额头算是冷汗,眼睛瞪大流着泪,眼神惊惧又痛苦,张大嘴唇,肚子传来的剧痛, 无法忍受的发出凄惨的痛叫声:「啊……好痛,啊……」
 
  凌战看着地上的罗毅战,眼神冰冷无情,冷哼一声,转身温柔搂着周欣欣的 柳腰,低声温声道:「凤奴我们走吧……不要理会那个废物,去我的宿舍,我们 再慢慢谈……」
 
  周欣欣娇手双手捂脸,悲痛欲绝的凄惨痛哭不已,点点头,靠着凌战的身体, 走路困难的慢慢往前走去,从头到尾没有回头看过一眼倒在地上前一刻还是误会 成是凌战的罗毅战……
 
  倒在地上的罗毅战看见梦中情人,越走越远,艰难伸出手,向着周欣欣的背 影,虚空一捉,悲伤万分的流着眼泪,艰难道:「不要走……呜呜……欣欣求你 不要走,呜呜,我知道错了,呜呜,我不该欺骗你,呜呜,但是,我真的好爱你, 我不能失去你啊,呜呜求你不要扔下我,呜……」可是,回应他的是,前一刻还 满脸幸福跟他说以后要帮他生孩子的梦中女神,连头也不会,痛哭着靠着凌战的 身体,越走越远……
 
  这时刚好离校的学生,都看见这一幕,不过看似很久,其实从头到尾才不过, 过了三分钟而已,这时不论男女都看了一眼凌战搂着周欣欣离开,又看了一眼倒 在地上的罗毅战……接着男的就眼神嫉妒的看着凌战,炽热淫邪的看着周欣欣的 背景,然后又转头眼神讽刺又嫉妒的看着地上的罗毅战,内心在讽刺他癞蛤蟆想 吃天鹅肉,又嫉妒他竟然跟娇媚的校花周欣欣做爱,而且还是破了她的处,至于 女生全身眼神妒忌嘲笑的看着周欣欣的背景,内心在欢喜,高兴的说着你不是很 美吗,你不是很有背景吗,你不是校花,网络红人吗,竟然如此无脑,连人都认 错了,咯咯,简直笑话,你这个婊子,根本就是一个骚货,是男人就可以上…… 
  活该,最好认错人,被乞丐上了,咯咯……真开心……
 
  不过表面上,他们所有人都面无表情,有的露出一丝快意的微笑,互相对视 着,这一刻人的恶劣性表现的如此明显……
 
              43本性难移
 
  样貌娇媚惊人,美艳绝伦的周欣欣,脑袋靠着凌战的肩旁,低着头,一只娇 手捂住嘴巴,一只娇手与凌战大手十指紧扣,紧紧的握着,眼睛红肿,满脸泪痕, 眼神悲痛欲绝,发出「呜呜呜」的低声哭泣声,并且走路有些怪异,一拐一拐的 小步行走去……
 
  过了十多分钟,好不容易凌战终于一手与周欣欣十指紧扣,一手搂着她的柳 腰,领回宿舍,当她坐在床上时,立刻就娇手紧抱他,生不如死,悲痛欲绝的凄 凉大声痛哭起来……
 
  「呜呜呜……凌战,对不起,呜呜呜,呜呜……我真的不知道……呜呜,他 不是你,呜呜,求求你不要,呜呜,离开我,呜呜……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呜 呜,但是求你不要离开我,呜呜……」周欣欣埋头在凌战胸膛悲伤凄凉的痛哭道 ……
 
  「傻瓜,怎么会离开你,在这个世界里,我们都是异类,我们本就不属于这 个世界,我们应该相依为命,而且你还是我的娘子,我怎么不要你呢……我知道 你不是故意的,重生后的我们都没有了强大的力量,我们变成了凡人,你看见他 的样貌跟我生前像得很像,认为他是我也是正常的,毕竟你已经没有能力感应到 他的气息……其实在这之前我也不相信心有灵犀之类的感应,不过就在刚才,我 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是你,很奇怪,但是我又很肯定,所以你不要再自责了, 我们都将他忘记,以后我们还有很长的日子,要是整天记着他,我们是不会快乐 的……」凌战听完周欣欣的悲痛痛哭解释完……内心也很悲伤,没想到相认的那 天,居然是她误以为罗毅战是他,甘心自愿将身体交给他的不久后,如果是很久 前那么他感觉还好点,就当周欣欣的前男友算了,而就在不久前,让他有种迟来 一步的难受悲伤,使他感觉只要刚才他早点离开就能相认,从而周欣欣不会继续 误会下去,她就不会失去清白,不过表面上,他还是紧抱娇体,眼神悲伤,温声 的安慰道……
 
  「呜呜……嗯,呜呜……谢谢你,战,呜呜,以后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呜 呜……永远不分开,呜呜……」周欣欣闻然无比感动,点点头哭道……
 
  凌战闻然,脑海不由来想起了曾雅思,赵雪,方静汶,施洁儿她们,想了想 觉得迟早会被周欣欣知道,觉得趁现在她心存愧疚,说出来最好,所以,他抱歉 道:「凤奴,对不起,我……我因为重生后,觉得不会有人会像我这样,更没有 想到你会在这个世界上,所以,所以我早就有女朋友了,对不起……」
 
  周欣欣闻然,娇体不由来一僵,哭声也突然停止了,不过下一秒,哭泣更加 悲伤几分,紧抱他的身体哭道:「呜呜……没关系的,呜……只要你不离开我, 呜,我可以跟她一起服侍你的,呜呜……」
 
  「额……其实,其实我不止一个女朋友,是四个,凤奴,对不起,。我跟你 说是不想欺骗你,如果你知道了,能接受,那么我绝对不会辜负你,如果接受不 了,离开我,我不会阻拦你,而且还会祝福你,希望……」凌战闻然不由尴尬解 释,然后认真温声道……
 
  「呜呜……呜呜呜……不要说,呜呜,求你不要说,呜呜……我不要离开你, 呜呜……我可以接受的,呜呜……我知道这个世界,呜呜……所有人思想都很开 放,呜呜,她们都不爱惜自己,呜呜……将感情当玩物,呜呜……往往开始相恋 没多久,就分手,呜呜……但是我不同,呜呜,我不会将玩弄感情,呜呜,我真 的很爱你的,战,呜呜,我不要离开你,呜呜……我相信到最后,呜呜……我不 敢保证她们,但是我绝对不会跟你分手的,呜呜,除非我死了,不然不论发生什 么事,呜呜呜。都无法分开我们。呜呜呜……」周欣欣闻然,内心悲伤更大几分, 不过越说,内心越坚定,死死抱着凌战的身体痛哭道……
 
  「凤奴……谢谢你……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凌战闻然,内心不由来也 有些感动,内心松一口气的同时,不由来一阵窃喜,得意,暗道:啧啧……果然, 趁凤奴因为刚刚失去清白,心中愧疚坦白说出,跟预料的一样,她真的就接受了, 啧啧……以后多了凤奴,我的日子更加舒爽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身体好像 精力旺盛很多了,以前满足一次,两三天才恢复,现在过一晚就恢复了,天天都 想要,刚才还在想,是不是该泡多个女生,没想到凤奴就出现了,啧啧,很好, 过一段时间,就搬去方静汶的豪宅哪里,到时来个一王五后,啧啧,想想就兴奋, 想不说这个,现在,先吃了,凤奴这具重生的身体再说。
 
  凌战内心这么一想后,温柔的在周欣欣耳边道:「凤奴,你刚才跟他做了, 现在身体……不如我们去洗个澡好吗!……」
 
  周欣欣闻然,娇体一僵,想起刚才被罗毅战吻遍全身,而且还内射了,内心 悲痛欲绝,点点头「嗯」的回应道……
 
  随即周欣欣松开凌战的身体,他就开始脱她的衣服,她眼睛红肿,满脸泪痕, 眼神悲痛又羞涩的主动配合脱衣服……片刻,赤裸的凌战带着赤裸的周欣欣,走 进洗澡房内,下一秒,「沙沙」的水声响起……
 
  洗澡房内,凌战一边淋水压着周欣欣在墙上,热吻她的樱唇,大手按在她饱 满的圣峰揉搓,而周欣欣脸色艳红,眼睛红肿,半眯,眼神羞涩愉悦,娇手环抱 他后颈热情主动的回应他的吻……
 
  「唔唔……战,唔唔……不要……啊,痛……啊,不要摸……唔唔……不, 不要,唔唔……求你,等我洗干净才做,唔唔……」周欣欣一手捉住抚摸秘处的 大手,一边哀求道。
 
  「好吧,那我们快点洗吧……我等不及了……凤奴你这具身体不比你生前的 差……一样好美,好诱人!来,我们互相清洗对方的身体……」凌战看着眼前的 娇体,收回大手,忍不住赞叹道……
 
  「啊……战,你的好大,好粗,好吓人,啊……这么粗大,插入我哪里,我 会痛死的,啊……」周欣欣跪在地上,手握坚挺坚硬,粗长的狰狞阳具,眼神异 样又惊惧,脸色殷红,看了一眼得意的凌战,看着阳具,幻想插入秘处的情况, 惊呼道……
 
  片刻,洗澡房打开,洗得干干净净,散发沐浴露清香赤裸的凌战,抱着同样 干干净净,散发沐浴露与体香混合后诱人清香,赤裸的周欣欣,满脸淫笑的走向 床的方向,而周欣欣却满脸殷红羞涩,埋头在他胸膛,娇手环抱他的后颈,全身 发软的等待接下来的事情……
 
  凌战将周欣欣平放好躺在床上后,就直接压着她的娇体,嘴唇对着她的樱唇 就吻下去……周欣欣感觉嘴唇被吻后,红肿的眼睛,含情脉脉水汪汪,眼神羞涩 欢喜,娇手继续环抱他的后颈,樱唇嘴唇的半张,娇舌伸出主动热情的迎合他的 热吻……
 
  两人越吻越疯狂,嘴唇与樱唇在疯狂摩擦,舌头在娇舌在不停交缠,唾液在 交缠中混合,然后被争夺吞咽,不过越吻越让凌战奇怪,生前的凤舞被他调教得 性技巧异常厉害,可是身下的周欣欣却异常生涩,真的如同没有经历过性爱的处 女似得……不过,他没有理会,因为她的生涩使他兴奋刺激……
 
  而周欣欣却另外一种感受,不久前刚与罗毅战热吻过,也被他揉搓过乳房, 吸吮过乳头,虽然她有感觉,但是跟现在的凌战相比简直天地之别那么厉害,这 时,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她清楚的感觉凌战的吻技厉害无比,每一下的吻,都传 来无比舒服美妙的快感,而且还越吻性欲就越强,乳房传来被温暖的大手覆盖揉 搓,每一下的揉搓,都是那么的美妙舒服,酥麻,跟罗毅战本能揉搓传来的痛完 全不同,而且也是越揉搓,性欲也强……这才过了两分钟,她如同吃了春药强忍 很久似得,清晰感受到秘处的爱液狂流不止,越流越多,一阵阵无比空虚,喝望, 痕痒的难受感觉传来,她清晰的感受到此刻她如同饥饿万年的荡妇,无法形容到 底有多厉害的性饥饿,连秘处的疼痛仿佛也消失了,她只想得到性爱,她只想被 男人的阳具抽插秘处,她不管是谁,只要是男人,有阳具就行,她此刻会毫不犹 豫,张大双腿,秘处迎合阳具的插入……
 
  「唔唔……战,给我,嗯嗯……我好难受,嗯,嗯……求你操我,嗯嗯……」 
  周欣欣满脸艳红,娇媚惊人,美艳绝伦的容颜,更加妩媚,勾人心魂,清澈 灵动的眼睛,含春水汪汪,眼神喝望恳求,摆脱凌战的吻,半张微微红肿的樱唇, 吐气如兰,发出悦耳诱人的娇吟道……
 
  并且说完后,修长性感的美腿竖立,大大分开,娇手伸到身下,握住烫热粗 长的阳具,对着湿润流着一滴滴爱液的秘处口塞进去……
 
  下一秒,凌战这一层的出租房,响起周欣欣「啊」的痛呼声……房间内,周 欣欣平躺在床上,修长性感的美腿竖立大大分开,仰着头,脸色发白,满脸疼痛, 额头紧皱成一团,额头布满汗水,娇体微微拱起僵硬,眼睛瞪大泪水汪汪,流着 泪,眼神疼痛,娇手死死紧握被单,大张红唇,大大的倒吸着冷气,无比清楚, 清晰的感受到压在身体的凌战,秘处本能包裹他粗长烫热的阳具,传来撕裂般的 疼痛,吐气如兰痛呼道:「啊……好痛,啊……」
 
  凌战此刻也跟意外,就在刚才他感觉周欣欣捉住他的阳具往湿润的秘处塞去, 当即毫不犹豫就用力一挺,顿时他除了感受阳具被紧紧包裹时,还清楚感觉到一 层薄薄的阻碍,不过他力度大,一下子就冲破了阻碍……那一刻他奇怪了,按照 周欣欣跟罗毅战的话,她已经不是处女了,而且刚才他也看见她内裤的血迹,按 道理应该内心阻碍很顺利才对,但是现在有阻碍证明周欣欣还是处女……
 
  因此凌战情不自禁的问道:「凤奴,你还是处女……你刚才不是跟那小子做 过吗?。」
 
  周欣欣只感觉此刻全身剧痛,脑袋疼痛得要裂开,感觉身体与灵魂都在剧痛, 她闻然,根本无法思考,就痛哭的回答道:「呜呜……呜呜呜,战,我好痛,呜 呜,真的好痛,呜呜……我不知道,刚才他那东西,插了一半在她体内,呜呜, 我就感觉好痛叫他拔出去了,然后就看见有血出了,呜呜……战,救我,我快要 痛死了,呜呜……」
 
  凌战闻然,顿时知道刚才罗毅战可能只是稍微捅破周欣欣一点处女膜,知道 她其实勉强还算是真正的处女后,他心情不由来大好,看着满脸疼痛,脸色发白, 楚楚可怜的周欣欣,温柔道:「凤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处女膜还在, 不然我绝对不会这样做,好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迟了,你听我说,你现在首先 要放松身体,接着迎合我,我会慢慢来的……」
 
  「呜呜……嗯,呜呜……我放松了,呜,不过还是好痛,呜,唔唔……唔… 
  …「周欣欣闻然,接着就放松僵直的娇体,却发现还是那么剧痛,不由来看 着凌战哭道,不过她刚说一句话后,就被凌战强吻嘴唇,先是一愣,然后感受秘 处包裹阳具,撕裂的剧痛传来时,还传来无比充实,发涨的感觉,清晰感受到秘 处内阳具的烫热,粗长,坚硬,感受到此刻与深爱的人紧紧结合成一体,回过神 来后,娇手依旧紧紧握住被单,樱唇却立刻就主动回应他的吻……
 
  「唔唔,唔……」在凌战运用高超的吻法,揉搓手法下,周欣欣眉头稍微舒 展,脸色开始红润,红肿泪水汪汪的眼睛,含情脉脉,眼神迷蒙喝望,僵直的娇 体完全放松,秘处本能的包裹粗长阳具,暂停的爱液再次狂流而出,紧握被单的 娇手有些无力的握住,竖立的修长性感美腿分开的更加大……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低沉的撞击声,缓慢响起。
 
  「唔唔……唔唔……唔……」随着秘处内粗长阳具的抽插,周欣欣眉头再次 紧皱,脸色再次发白,额头布满汗珠,表情疼痛,眼中的泪水无法控制的流下, 眼神又疼痛又迷蒙,娇手用尽全力死死握住被单,脑海一片空白,被动感受秘处 传来的剧痛,还有阳具抽插时传来阵阵充实,发涨,酥麻,强烈的空虚,无法形 容的美妙,销魂快感,这一刻她终于知道什么叫痛并快乐着……
 
  「啪啪啪」,「啪啪啪,」撞击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快。
 
  「啊啊,啊哈,啊啊,啊哈……慢点,啊哈,啊,顶到花心,哦……哦,哦 ……战……哦哦……」随着阳具进出秘处越来越快,周欣欣脸色快速红润起来, 紧皱的眉头越来越放松舒展,表情的疼痛不见了,泪汪汪的眼睛不再流泪,眼神 越发迷蒙,感受这疼痛与美妙快感的矛盾感觉,忽然,她清楚感受到花心被阳具 顶着,惊呼一声时,全身忽然失去力气一样,那一刻,传来的疼痛仿佛被无穷无 法形容,从没有感受过的销魂快感压制到最小,接着每一下都感觉阳具顶到花心, 脸色瞬间一片艳红,眼睛半眯含春,仰着头,眼神迷离愉悦,娇手不由自主松开 被单,无力环抱凌战的身体,竖立分开的性感美腿,本能的抬起悬浮,半张微微 红肿的樱唇,吐气如兰的发出诱人的悦耳娇吟……
 
  「哦哦哦……哦哦……战,哦哦,我,不行了,哦哦……啊……高潮了,啊 ……」周欣欣脑海一片空白,不知道被抽插多久,只是陶醉的享受每一下秘处抽 插传来的销魂,酥麻,充实,无法形容的快感,忽然,她脸色一片潮红,眼神迷 离失神,眼睛半眯泪水汪汪,仰着头,娇手不由自主用尽全力紧抱凌战身体,抬 起悬浮的性感修长美腿本能伸直,娇体一阵痉挛,挺胸,半张微微红肿的樱唇, 发出愉悦陶醉,诱人至极的呻吟……
 
  「哦哦……哦哦哦……战,哦哦,不要,哦哦……好难受,哦哦哦,停一下, 哦哦,哦哦,求你等一下再,哦哦,做……啊啊,啊啊啊……要高潮了,啊……」 
  刚高潮,异常敏感的秘处,迎来凌战猛烈的抽插,顿时一股极度美妙销魂, 酥麻,难受的矛盾快感传来,周欣欣不由自主,娇手变成爪子,撕划凌战背后, 仰着头,脸色潮红,眼神迷离失神,表情既难受又享受的求饶起来,不过,猛烈 抽插几十下后,抬起悬浮,随着抽插摇摆的性感修长美腿,忽然交叉缠绕凌战腰 间,娇体挺胸拱起,仰头到不能在仰起的地步,脸色潮红不已,眼神迷离沉沦, 脑海一片空白,什么也无法思考,下一秒,她感觉灵魂出窍似得,无比舒服,轻 松,接着娇体本能的剧烈痉挛,比刚才还有美妙,让她甘心情愿沉沦其中不愿离 开,的极度销魂,酥麻快感传来,美腿本能的用尽全力交叉夹住腰间,娇手也全 力撕划凌战后背,情不自禁大声淫叫出来……
 
  「呼呼……战……呼呼……求你先不要动,呼呼,让她休息一下。呼呼,不 让我真的会死的,呼呼,啊,不要拔出来,就这样插在里面……哦……好舒服, 呼呼……」周欣欣感觉凌战还想抽插,不由来眼神一惊,眼睛泪水汪汪,眼神恳 求异样连连,满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凌战,娇喘不已的哀求道,感觉他要将阳具拔 出来时,立刻焦急的娇手紧抱他的屁股不让他拔出来,恳求道……
 
  「唔唔……大色狼,啊……轻点吸,有的痛,啊啊……好舒服,啊啊,好美 ……啊,战,你好厉害,啊啊,我都高潮两次了,你还没有高潮,啊啊……」周 欣欣满脸艳红,羞涩幸福,看着埋头吸吮樱桃,揉搓圣峰凌战,感受揉搓,吸吮 传来的酥麻,酥痒,美妙快感,秘处的充实,她不由来眼睛半眯,爱慕幸福赞叹 娇吟道……
 
  凌战内心丝毫理会,一边大手覆盖饱满柔软,挺拔弹性好,嫩滑手感极好的 圣峰,一边含着充满沐浴露与体香,乳香混合的诱人清香的坚挺樱桃,陶醉的吸 吮着,感受阳具被秘处紧紧包裹的美妙。
 
  「啊啊……战,啊啊,给我,啊啊,我要,啊啊,战,快点操我,啊啊,哪 里好痒,啊啊……哦……哦哦,好舒服,哦哦,好美。哦哦,好爽,哦哦……战, 我爱你,哦哦,我爱死你了……哦哦……我发誓永远也要跟着你,哦哦……」 
  ……
 
  与此同时,隔壁的出租房内,满脸胡子的大汉,全身赤裸,压着一名年轻貌 美,清丽迷人,年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赤裸少女……少女娇手紧捉被单,性感的 玉腿架在大汉肩旁上,秘处本能包裹正在猛烈抽插的阳具,侧头到一边去,脸色 艳红,眼睛泪水汪汪,眼神生不如死,默默流着泪,紧咬下唇,看着桌子上的几 千元钱,随着猛烈抽插,玉腿摇摆不定,感受乳头被用力吸吮,乳房被用力揉搓, 秘处被抽插,传来疼痛与美妙快感的感觉,被逼接受这一切,虽然紧咬下唇却还 是无法控制的发出:「嗯嗯……嗯」的娇吟声……
 
  忽然,少女又听见隔壁隐约传来「哦哦,哦哦……」的娇声,不禁想起刚才 就要离开时,第一次传来淫叫,大汉忽然紧抱她,她当时大惊失色,拼命挣扎, 哪知大汉松手,将钱扔向她,告诉她,你弟弟强奸我女儿,以为一些钱想私了, 你们死了这条心吧,你告诉你弟弟,准备去坐牢吧……
 
  那时她大惊,又跪又求,她弟弟可是家里的宝贝,大汉见她这个模样就将她 拉到床上说慢慢谈,可是刚坐下来,大汉就将她压倒在床上,接着她挣扎,大汉 就威胁是不是想弟弟坐牢,还说跟他上床一次就不再就两清,说完就狂吻她的脖 子,那时她完全挣扎不过大汉……又看出大汉绝不是那么容易私了,最后她放弃 了挣扎。
 
  大汉见状立刻就兴奋,激动了,当时就急忙脱光她的衣服,又害怕她反悔似 得,没有任何前戏,强行插入秘处,那时痛的她眼睛都流了出来,但是肉体的痛 却比不上内心的悲痛欲绝,生不如死。
 
  就在这时,忽然大汉,吐出口中的樱桃,低声自言自语道:「靠,那个小子 厉害,还有那个女的也够淫荡的……刚刚听见她高潮两次,现在才多久,又开始 做……不行,我可不能输给他……」
 
  大汉说完后,收回大手,支撑在少女身侧,抬起屁股,看着清丽迷人,年纪 轻轻的她,淫笑一下后,更加猛烈的抽插起来……
 
  「嗯嗯……啊啊,啊哈,不要,啊啊,求你不要,啊啊,啊哈。啊哈。」强 烈的酥麻,销魂美妙快感,紧咬下唇的少女,最终忍不住,半张红唇,脸色艳红, 眼神时而迷离,时而悲痛欲绝,眼中泪水不停流下,娇手紧紧捉住被单不放,架 在大汉腰间的玉腿,快速摇摆不定……
 
  十多分钟后,凌战的出租房传来,周欣欣悦耳甜美的愉悦淫叫声:「哦哦。 
  哦哦哦……战,我又,哦哦,啊……又高潮了,啊……「
 
  「噢噢,噢噢,不要,噢噢,战,我不要了,噢噢……唔,啊……好热,啊 ……」
 
  「呼呼,战,我爱你……呼呼……唔唔……唔……」
 
  而就在这时,隔壁的出租房内,清丽迷人的少女,娇手死死握住被单,眼睛 不停流泪,眼神迷离又悲痛失神,脸色潮红,看着满脸胡子的大汉,焦急娇吟道: 「啊哈,啊哈……啊啊,不要,啊哈,不要……啊啊……啊……」
 
  大汉感觉看着少女娇体一阵痉挛,紧紧包裹阳具的秘处,忽然用力的夹住阳 具,喷出一股股温暖的液体在阳具上,当即知道她高潮了,当时就兴奋刺激,继 续的猛烈抽插是十几下,突然更加拼命的抽插,几十下后,满脸红润,阳具用力 一顶……
 
  少女先是一愣,然后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情,满脸惊恐,脸色殷红,眼神惊 慌,娇手松开被单,用力推大汉身体,并焦急道:「不要,拔出去,不要……会 怀孕的,不要,啊……不……呜呜……」感受秘处内阳具喷出一股股温暖的精液, 射进秘处内,少女仿佛整个人失去了所以力气,也不再推大汉身体,生不如死的 痛哭起来……
 
  几分钟后,少女眼神空洞无物,如同失去了灵魂,脸色艳红,任由大汉揉搓 乳房,吸吮乳头,抽插秘处,也不挣扎,不迎合,红唇半张发出:「啊哈,啊哈, 啊啊,啊哈……」的诱人娇吟……
 
  另一边,凌战高潮内射完周欣欣后,用纸巾擦拭,秘处流出的红白混合精液, 和处女落红后,看了一眼滴落在床单上擦拭不掉的一滩处女血,也不理会,再次 躺在床上,周欣欣立刻脸色艳红,表情羞涩,眼神幸福,眼睛水汪汪,含情脉脉 的紧抱他的身体,枕在他的胸膛,看着他爱慕温柔,甜美娇声道:「战,你真好 ……我爱你!」
 
  凌战虽然不久前刚与施洁儿,赵雪欢好,也高潮两次,加上这次有三次了, 但是还有些不满足,还想要高潮一次,他内心吃惊不知为何忽然精力如此旺盛, 不过他也不是一定非要得到,他能忍受,只是有些心痒痒而已,他抱着周欣欣的 娇体,看着她,想了想,才认真开口问道:「周欣欣,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是 凤奴,还是周欣欣……」
 
  周欣欣闻然,内心不知为何有些慌乱,最后她知道凌战肯定察觉到什么才如 此问,眼睛瞬间流出了眼泪,紧抱他身体,哽咽道:「呜呜……我不知道,我是 凤奴,还是周欣欣。」
 
  凌战闻然有些好奇,立刻要周欣欣讲出原因来,经过周欣欣的讲述,凌战终 于知道了所有,据周欣欣说,她第一次忽然晕倒就发梦,那个梦很真实,她在梦 中经历凤奴的一生,她醒来也没觉得有什么改变,然而之后她就不定时的做梦, 每次都是经历凤奴一生,随着次数的增多,她感觉自己就是凤奴了,她的性格因 此有所改变……他猜测应该是凤奴的灵魂太虚弱敌不过周欣欣的灵魂,不过她的 灵魂却与周欣欣的灵魂融为一体,以周欣欣的灵魂主导,所以她梦中经历凤奴的 一生才如此真实,而且随着梦见次数增加,渐渐潜默化影响周欣欣的灵魂,因此 她的性格改变了,爱好,喜好也有所改变,而凤奴深爱他的执念更是直接使她也 深爱着他,所以种种的原因下,就发展成现在这个模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菊花好养 金币 +13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要啦免费统计